宝马戴姆勒分道扬镳,疫情后自动驾驶行业风向大变

来源:TechCrunch来源:TechCrunch

  德系双雄合作布局的自动驾驶项目没能挺过疫情。

  日前宝马发布公告称,宝马集团和梅赛德斯-奔驰母公司戴姆勒将暂时停止合作开发下一代自动驾驶技术,这也意味着去年7月双方正式签署的自动驾驶长期协议,合作仅维持了一年便难以为继。

  宝马在公告中表示,两家公司一致认为鉴于建立共享技术平台所需的费用,以及当前两家企业自身状况和整体经济形势,已不具备继续合作的条件。

  从“闪婚”到“闪离”,这一年里发生了什么?

  可共富贵,不可同患难?

  双方是和平分手的。

  宝马在公告中称,“目前的技术使我们依旧处于优势地位,同时两家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安全及客户利益等问题上的基本方针仍然是高度兼容的。” 而戴姆勒方面则表示,正如双方成功的合作所证明的那样,戴姆勒的专业知识与宝马集团的专业知识非常互补。

  但日子就是过不下去了。

  缺钱是导致合作暂停最重要的原因。据文件内容显示,开发共享的自动驾驶汽车平台原本是为了节省重复开发的资源浪费,但是所花费的成本却远远超出了两家的预期。宝马在公告中称,“经过广泛审查,两家公司已达成一项友好协议,一致同意应该致力于双方当前各自最紧迫的发展道路。”显然,变现遥遥无期的自动驾驶被排除了优先级。

双方此前曾合资成立出行公司 来源:BMW官方双方此前曾合资成立出行公司 来源:BMW官方

  其次,此前对合作项目的时间评估太过于激进。双方表示,在签署协议之前双方也并未与各自的供应商就技术路线图达成共识,这影响了两家公司内部专家进行联合讨论以及整合供应商资源的速度。

  此外,在此次合作中,双方的倾斜资源和着力方向是有所差异的,未来双方会继续谋求各自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并且不排除与其它车企甚至是跨界进行合作。对于各自今后的发展,宝马已经与英特尔、Mobileye、FCA等合作伙伴系统地开发了技术以及可扩展平台。奔驰则表示,除电动汽车外,数字化是其主要战略支柱。“为应对瞬息万变的环境的未来挑战,我们目前还在与汽车领域以外的合作伙伴一起探讨其他可能性。”

  在联姻之前,宝马和戴姆勒已经单枪匹马在自动驾驶领域闯荡了一段时间,已经在部分业务细分领域实现了高度的自动驾驶功能,且获得了德国政府的路测资格。

  2019年3月,宝马与奔驰宣布签署谅解备忘录,共同致力于研发L3-L4级高等级自动驾驶技术。7月,宝马集团和戴姆勒公司正式签署协议,共同组建一支1200人左右的研发团队,专注于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并且计划开拓更多的城市地区,将具体聚焦辅助驾驶系统、高速公路自动驾驶和自动泊车技术。这些技术从2024年起开始商用部署,计划在2025年之前让双方合作成果成规模地应用于各自的产品上。

  去年8月,据路透社援引德国《经济周刊》报道,奥迪将与戴姆勒和宝马联盟,共同开发驾驶辅助系统。今年1月,又有彭博的消息称,宝马集团和奔驰母公司戴姆勒组成的自动驾驶联盟正在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而菲亚特克莱斯勒(FCA)将是其中最有可能的对象。

  当时,宝马研发主管克劳斯·弗罗利希在接受采访时说,尽管由于监管的不确定性,许多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不愿在高度自动化驾驶的开发上投入大笔资金,但仍有几家汽车制造商表达了加入联盟的兴趣。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被重塑的游戏规则

  协助运送医疗用品、对街道等场景进行消毒、实现外卖无接触配送……疫情看似为自动驾驶技术提供了更多的落地场景,但实际上正悄无声息改变着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

  不久前,据The information消息,曾获腾讯和IDG资本青睐,至今已累计融资10亿美元的美国自动驾驶创企Zoox聘请独立投资银行Qatalyst Partners,对潜在“战略投资者”进行评估。随后,根据《华尔街日报》消息,第一位潜在买家,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浮出了水面。

Zoox的两位创始人,他们曾坚持Zoox走自主研发路线来源:BloombergZoox的两位创始人,他们曾坚持Zoox走自主研发路线来源:Bloomberg

  卖身有迹可循。今年4月,受到疫情封锁影响,Zoox被曝解雇了几乎所有合同工共约120人,其中包括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驾驶员。当时,Zoox坚称,这并非“标准意义上的裁员”,因为一旦封城被解除,除非另有说明,会重新聘请所有人回来。

  亚马逊布局自动驾驶,意在无人物流。知情人士透露,选择在此时卖身,交易的价格会低于Zoox最近一轮融资中的32亿美元估值。但是,这也许是Zoox避免倒下最好的结局之一。据福布斯判断,Zoox此前总计近10亿美元的巨额融资可能已所剩无几,“如果内部团队运转良好,融资对于Zoox来说并非难事,但具体的金额恐怕会不尽如人意。”

  Zoox成立于2013年,与许多改造传统汽车的竞争对手不同,其致力于从0到1自主研发无人车,设置了雄心勃勃的终极目标——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并提出了时间表:计划于2020年底推出一款前轮和后轮都能完成车辆转向的自动驾驶汽车,在2021年能够开始测试其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其创始人曾经豪情万丈地表示,Zoox能够在此领域独立研发无人驾驶技术,从而与Google以及通用Cruise一较高下。

Nuro的无人物流车来源:Nuro官方Nuro的无人物流车来源:Nuro官方

  无独有偶,曾经创下独立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单轮融资9.4亿美元、去年估值超过27亿美元的Nuro,命运也有了变数:被曝将要卖身给零售巨头沃尔玛。而那些没有合适买家接手的公司,将不得不面对从风头无两到突然坠落的艰难处境,此前,自动驾驶卡车公司Starsky Robotics宣布因为没有投资者对该公司感兴趣,将停止运营。

  在自动驾驶这样一个资本密集的赛道上,科创企业一度比传统车企们风头更甚,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冲击不可小觑。此前,IHS已经下调了全球几乎所有地区的销量预测。就全球整体销量而言,IHS预测汽车销量将下降逾12%至7880万辆,较该公司1月份的预测下调了1000万辆。摩根士丹利的预测更加悲观,上半年全球汽车销量将减少800万辆,降幅近20%。

  销量锐减和供应链中断的连锁反应,使产业链上的上下游都叫苦不迭。在此次宝马和奔驰的分手中,自动驾驶项目流产并不是当天唯一一个被宣布的坏消息。同一时间段,宝马宣布决定裁员6000人,并大规模取消临时工和短时合同。这是宝马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实施裁员计划。另据德国《汽车周刊》引述未具名公司消息人士的话称,戴姆勒计划实施新的成本缩减计划,着眼在2025年年底前再裁员10000人。

  一面是科创企业被迫卖身,一面是科技巨头甚至是跨界的科技巨头趁机抄底,可见疫情导致的资金链断裂,对汽车OEM、供应商、科创企业的波及程度是不同的。拥有雄厚资本支持的企业会加大投入,而寒冬之下的整机厂们没有多余的研发资金投入到自动驾驶的销金窟中,项目将被搁置,或是如宝马和戴姆勒所表示的那样,仍会择机重启。

  “对身处自动驾驶行业的每个人来说,这都是一个艰难的时刻。”自动驾驶科创企业Argo AI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塞莱斯基(Bryan Salesky)坦言。疫情加速了行业的分化,筛出来的才是真金白银——也许洗牌本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现在速度变得快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